河南孩子血液救母珠海室内设计培训学校

河南“幸运的儿子”:我的血液能为母亲抗癌
2014-06-20 11:35:00我要分享 2条评论
儿子自幼顽劣叛逆,做小学教师的母亲耗尽心血,终于让其迷途知返。可是,当儿子事业有成,正要报答母亲时,母亲却不幸患上癌症,所剩的日子屈指可数了。儿子还有机会孝敬母亲吗?日前,国内一项医疗新技术神奇地帮助儿子实现了愿望……

子欲养而亲不待,此痛何堪

2008年8月中旬的一天傍晚,孙波还在郑州市郑东新区一家洗浴中心的装修工地上忙着,妹妹突然从家乡打来电话,惶恐地说:“我们在周口市人民医院。出事了!妈妈她……她患了乳腺癌。”孙波霎时一身冷汗,扔下手里的工作,驱车直奔家乡……

孙波,1976年出生在河南省周口市境内的黄泛区农场,200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工艺美术系,在郑州经营装修公司。母亲董素梅时年57岁,是黄泛区农场尹坡小学的一名退休教师。当初孙波上小学,董素梅就一直是他的班主任和数学老师。为此,孙波付出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原来,孙波是个非常贪玩、叛逆的孩子,怎么也改不了。因为上课分神,他挨巴掌,挨罚站,甚至挨母亲拿粉笔头突然袭击已是家常便饭。一度,他觉得有一个当班主任的妈真是糟糕!如果能选择,他宁愿妈是个不识字的农民。

而在家里,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后来离异),母亲还掌控着一切。因为贪玩,母亲也几乎把世界上所有的好话坏话都说尽:“你就不能给我争口气?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年少的孙波忍无可忍。

好不容易上了初中,可情况还是不容乐观:新班主任竟是母亲的同学。母亲为了方便监督和管教儿子,专门让同学把儿子调整到了他的班里。孙波依旧度日如年……

直到初二下学期,孙波才“恍然大悟”:只有考进20公里以外的西华县高中,才能彻底摆脱母亲的“势力范围”。离开母亲的念头,竟然成了一个孩子学习的动力。以后的他发奋苦读,并在初中毕业后,如愿以全学校第6名的成绩被西华县高中录取。

高中生活本来更为紧张,可孙波离开母亲,却过得那么惬意,打台球、玩游戏……终于,高二一开学,因为结伙打伤一名同学,他被学校开除。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孙波灰溜溜地逃回家,等着母亲的暴风骤雨……可母亲只是一把抓住他,声音颤抖着说:“快,快带我去找你们的校长!”

那天,董素梅竟然差一点给校长下跪。她认错乞求,说尽好话:“再给孩子一次机会吧!都是我的错……”记忆中的母亲是那么的骄傲,可在校长面前,竟然卑微如草芥!

带着一颗赎罪的心,他返校后参加了绘画小组,拼命画画、努力读书,把自己的聪明智慧发挥得淋漓尽致,再也没有犯过错。

两年后,孙波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河南大学工艺美术系;四年大学毕业后,他又来到郑州,先给别人的装修公司做设计,接下来组建自己的装修公司,没几年就买房买车、成了家,可谓生意兴隆,生活幸福。

这时,母亲已经退休了,平时给妹妹家照看孩子。2007年春节期间,在孙波的极力邀请下,她来郑州参观儿子的公司。蓦然,孙波发现母亲的肢体明显笨拙了,头发也白了大半,和当年拿着粉笔头迅速出手的董老师已经判若两人!

孙波心里时常酸酸的……他庆幸自己高中时总算迷途知返。他也暗暗发誓:今后的岁月,一定要好好孝敬母亲,回报她的养育之恩!本来,孙波已经计划好,等10月份忙完工程,就带母亲去北京爬爬长城、逛逛故宫。难道,上苍连这个机会也不给了吗?

当晚9点,孙波心急如焚地赶到了周口市人民医院。妹妹介绍说,近半年来,母亲就已经感觉身体不适,胸部疼痛。为了不给子女们添麻烦,她就那么忍着。一周前,母亲的病情突然加重,妹妹发现情况不对,慌忙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CT检查和乳房肿块穿刺化验都显示老人患了乳腺癌。

病榻上,母亲仿佛一下子又苍老了20岁……子欲养而亲不待!孙波心如刀割。

踏破铁鞋!儿子的血液能否救母亲?

众所周知,此时的董素梅只能尽快接受手术,把癌变乳腺组织切除,然后还要再等命运对生死的判决——看癌细胞是否扩散。马不停蹄,孙波将母亲转到位于郑州的河南省肿瘤医院,并放下所有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了抢救母亲的战斗中。

9月4日,董素梅的手术进行……可命运对这位终生操劳的老母亲、老教师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一个月后,她的病情复发,检查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肝脏和肺部。于是,董素梅又接受“化疗”。“化疗”的毒副作用很大,仅仅两个疗程,董素梅已是骨瘦如柴、命若游丝……

此时后悔平日里对母亲关心不够,又有什么用呢?那段日子,他一面没日没夜地照料着母亲,一面发疯般打探、搜寻当今世界上治疗癌症的各种手段,中西医学体系上的各种药方。

癌症,也就是所谓的恶性肿瘤,是当今世界的医学难题!搜寻的结果一条条叫人失望。妹妹说:“咱们准备后事吧。”很多朋友以及母亲的学生也提醒:“要不,带董老师去北京看看故宫、天安门?”可孙波怎能面对这样的结果?他誓死不言放弃。

也许是孝心感动了上苍,2009年元旦过后,他终于在河南省卫生厅的网站上淘出一小段有实际意义的文字:梅家转博士主要从事生物治疗肿瘤的研究。2008年9月,他的研究成果“用健康人的免疫细胞(CIK细胞)治疗肿瘤”,已被省卫生厅批准临床应用。

孙波眼前一亮,随后又查出梅家转博士就在同一座城市里的郑州人民医院肿瘤内科工作。

“用健康人的免疫细胞治疗肿瘤”究竟是怎么回事?第二天一早,他找到了梅家转。

梅家转,42岁,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医学博士,郑州人民医院肿瘤内科主任。

首先,梅家转博士为孙波引入了生物治疗肿瘤的概念。生物治疗肿瘤,就是应用现代分子生物学和生物工程技术杀死肿瘤细胞。上世纪末,世界医学界就已经把战胜癌症的目光集中在了生物治疗上。但探索过程也是一波三折的。“用健康人的免疫细胞治疗肿瘤”就属于生物治疗肿瘤的范畴,适应于各类肿瘤。

继而,梅家转博士又介绍了这一技术的发展历史。

如果我们把人体的免疫功能比喻成一个国家的国防力量,那么,免疫细胞的数量就是国家军队军人的数量,免疫细胞的能力就是军队的战斗力,而各类肿瘤细胞就是敌人了。基于这一理论,十几年来,世界上不少医学家都在尝试“用患者自己的免疫细胞治疗肿瘤”。其具体做法是:将肿瘤患者的免疫细胞从血液里分离出来,送到实验室进行体外培养,增强免疫能力,然后再回输给患者。可这一手段,却始终未能取得理想的治疗效果。这是为什么呢?

2003年初,美国医学家Schreiber和Dunn同时提出“人体的免疫细胞和肿瘤细胞之间互相编辑”的理论,2004年梅家转博士开始从事“肿瘤编辑”的研究,从而揭开了其中的原因。原来,对于肿瘤患者而言,人体的“军队”(免疫细胞)和“敌人”(肿瘤细胞)在战斗的过程中互相影响、同流合污了。跟敌人同流合污的军队,再怎么培养,战斗力也不会大幅度提高。

2007年9月在英国剑桥举行的国际抗衰老会议上,一项免疫细胞研究领域成果震惊世界,中国旅美科学家崔征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经过长达8年的研究证明:有些人的免疫细胞的抗癌能力很强,能够达到普通人的几十倍。崔征博士的研究成果为“用健康人的免疫细胞治疗肿瘤”的技术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紧接着,美国医学家就宣称:三年之内,他们便可以实现“用健康人的免疫细胞治疗肿瘤”。

与此同时,在郑州人民医院的大力支持下,梅家转博士也专门成立了一个生物治疗实验室,并带领同事们为着这个梦想挥汗如雨、夜以继日。

通常,给白血病患者植入健康人的造血干细胞,一般都会产生排斥反应,需要供患双方配型成功,才能实现。那么,给肿瘤患者输入健康人的免疫细胞会不会产生排斥反应呢?这是他们需要研究的第一个问题。结果,大量的研究和实验证实:不会产生排斥反应。

如果把人体比喻成一个家庭,各类器官比喻成家庭的成员,那么,移植造血干细胞或者其他器官,就是改变家庭的成员,因此脾气稍有不对,就会造成家庭矛盾,即排斥反应。而给肿瘤患者输入健康人的免疫细胞,则是进入家庭的,能力强、技术高的清洁工,发挥完作用,很快会被新陈代谢出去。

免疫细胞不是从供者身上取出来,直接输入到受者体内的。接下来,他们还要一步步探索:将供者的免疫细胞从血液里分离出来后,如何培养其更强的杀瘤功效。一年后,梅家转博士带领着实验室的同事,终于攻克了“用健康人的免疫细胞治疗肿瘤”的技术难关。其中,健康人的免疫细胞经过他们培养,杀瘤的能力能够增强50倍!

这一技术与医疗事业发达的美国、德国同步,在国内是独有的!世界医学界普遍认为:它正成为继“手术”、“放疗”和“化疗”三大常规手段之后,治疗肿瘤的第四种常规手段!河南省卫生厅也在第一时间批准了临床应用。当然,对患者来说,最后接受的治疗过程就简单了,跟感冒发烧输液差不多,没有什么反应和风险,可谓“纯绿色”;而对于供者来说,由于抽取的是外周血,每次抽取的血量比献血还少,也不会产生伤害。

抽取一些血液真能帮助母亲抗癌,减免母亲的病痛吗?了解到这项医疗技术,孙波禁不住热泪横流:“我真是一个幸运的儿子……”

绿色疗法:儿子的血液能为母亲抗癌

尽管一个疗程需要近3万元,孙波还是立即将母亲接到了郑州人民医院。2009年春节一过,治疗正式开始。首先,医生在孙波身上采集了120ml静脉血,送进符合标准的GMP实验室进行免疫细胞的分离、诱导、激活和扩增。然后,他们又将这些培养后的免疫细胞加入生理盐水中,并混合其他药物,通过静脉输到了董素梅体内。这一过程三天进行一次,八到十次、约一个月时间为一个疗程,间隔一个月重复一个疗程。

2009年3月初,董素梅接受完一个疗程后,病情果然有了好转。CT检查证明:双肺部分转移灶消失,肝转移灶明显缩小。到了4月初,老人脸色红润、四肢有力,精神和身体恢复良好,已经可以上下楼梯,生活自理了。要知道,这曾经可是一位癌症晚期、无法继续“放疗”和“化疗”的老患者!孙波兄妹简直跟做梦一样。

“五一”期间,孙波的一个心愿终于实现——带母亲游览北京。节日的北京街头鲜花簇拥、游人如梭。孙波带母亲兴致勃勃地看了“鸟巢”,逛了故宫,又来到天安门广场……一路上,孙波望着母亲舒心的笑容,由衷感慨:孝敬老人该是人生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5月11日,孙波带母亲又回到郑州人民医院进行第二个疗程的治疗。接受记者采访时,这对母子和另一批新来的患者纷纷感慨:“就凭这项技术,国家应该给梅博士颁发个科学技术奖项!”

按规定,卫生系统的科学技术奖项,至少需要两年以上的临床效果才能有资格参评。当然,梅家转博士也坦言:癌症仍是医学界的难题,治疗效果是以5年存活率来衡量的。用健康人的免疫细胞治疗肿瘤,应科学地评价为:无明显毒副作用,能有效杀伤转移的肿瘤细胞及传统疗法(手术、放疗、化疗)后残余的肿瘤细胞,提高患者的机体免疫力。

在郑州人民医院,记者还了解到:就像谁也不能保证家庭成员和清洁工之间绝对没矛盾、谁也不能保证清洁工绝对不会挑剔家庭一样,谁也不敢保证健康人的免疫细胞输入患者体内后绝对不会发生排斥反应。所以,这种治疗技术一诞生,就附加一个原则,那就是:供者和受者的血缘越近,风险越小。同时,血缘近了,知根知底,也便于医患双方把握供者血液的健康情况。

更有意思的是,梅家转博士的大量实验又证明:父母和子女之间进行这种治疗,效果是最好的!

儿子的血液能为母亲抗癌!这是医学家智慧和汗水的结晶,又何尝不是大自然对亲情的厚待?